农村乱伦故事 弟媳一言不合就把我推到床上要我啪啪啪

我是位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几年前外出打工,挣了些钱,回家后,在一个城乡结合部,开了家塑钢制品厂。专们经营塑钢门窗等产品,生活过的很充裕。在我的家乡是个小有名气的企业家。

自从我办起塑钢制品厂后,我就请小叔为我管理工厂的后勤工作。叔叔家生活不算富裕,我给他的工资比别人多-倍。有次小婶李荣患重病住院,一次我就拿了五万多元的医药费,我告诉叔婶,这钱不用还了,就算我孝敬你们了。小叔感动的流泪,尤其是婶子李荣更是对我万分感激。每次去小叔家,婶子李荣都是那么热情,有时小叔不在场,小婶那双火辣辣的美丽眼睛,看的我心里只发跳,脸都红了。我从小婶的眼神中,似乎读懂了什么,但我内心一在警告与劝戒自己,她是我亲婶子,绝不能作那出格的事儿。心里虽然一再抑制自己,但是每次见到小婶那双眼睛,和那成熟少妇的丰韵,我的心也有种渴望。但都被我的理智所控制住了。

在我的内心深处,一直都认为它是不道德的,也从未想过自己会经历这样的事情。仍记得妻子不在家的那个夜晚,弟媳莫名其妙就闯进了我的房间,我以为她有什么事情找我,没想到她一言不合就把我推到床上,还要我帮忙......

昨天,表弟两口子又来家里做客了,我们四个人经常在一起聚会,每次聚会都会喝得酩酊大醉,这是我们早已习惯的事情了,这一次也不例外。老婆又是醉的一塌糊涂。我无奈的把老婆抱到床上后,继续和表弟俩口子喝着小酒,云里雾里的扯着一些无关痛痒的笑话。

正聊的起劲,表弟媳对我说:“大哥,你们哥俩聊吧,我瞌睡的不行了,先睡去了。”说完,摸了摸表弟的头,朝小卧室走去了,(因为我和老婆都不着急要下一代,四室两厅的房子平常只有我们两口子住,周末的时候家里来人聚会后,只要来人第二天没事,都会住下,所以表弟俩口子只要来我家都会很自然的住一宿。)我和表弟越喝越高兴,最后两人都喝美了,便各回各屋了。

睡到半夜,忽然觉得身上很是承重,晕晕乎乎的觉得身子上爬了个人,以为是老婆酒醒了,习惯性的抬手抱住了身上的人,一摸,好像不太对劲啊,老婆的后背没这么光滑,RF也没这么大啊?难不成是喝的太多,我这个奔4张的男人竟做春梦啦?又摸了摸身上的身体,恩,好像不是做梦呀?连忙收回手扬起胳膊摸向台灯的开关,心想,完了,我该不是喝多了,进错屋了吧?不可能啊,明明记得躺下前还给老婆盖了盖被子呢!

“大哥,------”“?-------小------小敏?你-----你-----我-----怎么----怎么---对不起,小敏,大哥喝多了,一定是走错屋了,幽兰网我这就回那屋,别-----”我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忙不是跌的往起爬。“大哥,你别动,志军和大嫂都走了,屋里就剩下你和我了。”“都走了?大半夜的,都上哪了?”边问边手足无措的抓起枕巾护住了自己的下半身。不敢抬头看弟妹一眼。“大哥,现在已经快中午了,嫂子带志军去找张律师谈给志军办工作的事情了。”

那时候的我,就已经语无伦次了,毕竟弟媳大半夜的闯到我的房间,也许并不是走错屋那么简单。没想到,弟媳竟向我抛出了这么一句话“大哥,知道吗?每次来你们家住的时候,听见嫂子那让人嫉妒的呻吟声时,我是多么希望那个人是我啊......

听了弟媳的话,我怔怔的看着脱得一丝不挂的弟媳,弟媳不愧是江南女人啊。她的身体,就像是一块通体雪白的的羊脂玉,昏暗的灯光下微微的散发着温润的光泽。弟妹喃喃的发出了一声轻柔的呻吟,把我的头抱在了自己的胸前。也就在那个夜晚,我失去了控制......

一阵猛烈的翻云覆雨后,弟媳满足的对我说大哥,你舒服吗?说实话,你今天要是不给我,我迟早会和别的男人上床的,也许你会看不起我,可我好歹也是个女人啊,我才30岁,啊!志军自从出车祸,腿就不行了,一做那幽事腿就使不上劲,做不到两分钟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趴在我身上一动不动了。大哥,我真的不是坏女人,每当志军和孩子睡着我都会用手安慰自己的形式来满足自己,结过婚的女人,光靠这些根本就像是一只食肉的狼光喂它吃白菜一样。

那个意外的夜晚过后,我以为我们不会再发生任何的关系,没想到弟媳每次都趁老婆不在的时候来我房间找我。现如今,我似乎已经越陷越深了,好怕有一天妻子和弟弟会发生我和弟媳的关系,我该怎么去处理?

本文转自网络,由爱邪恶吧(https://www.ixeba.com/)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