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真正有意义的性,人生只有两三次


小婚家的话:海明威说,人一辈子都在做爱,可是,真正有意义的、能记住的或许只有两三次 …… 本期晚安故事,一段极致的爱恋。
刺青之爱
文 | 雪小禅
出品:本文版权属于婚姻与家庭杂志(ID:hunyinyujiating99)对原文略有删改,转载请告之并注明以上信息,否则追究侵权责任
青春冲动的爱
男友是个文身师
我的男友朴嘉宁是一个文身师。
我们由于文身而相识。我失恋了,想去给自己做一个记号,以纪念我落花流水的爱情,于是,我找到了朴嘉宁。
他有些苍白,戴一副近视镜,看上去有几分文弱,这和我想象的文身师不同。可是,他却有一种冷冽的气质,在这个黄昏里穿透了我的心。
为何要文身?他在寡淡的黄昏中问我。
你只管赚你的钱,不必问。
如果是为一个男人,我不给你文,因为许多女孩子在文过几天之后就后悔了,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
他一下子猜中我。
我来过 3 次,3 次他都拒绝了我。第四次,他执意请我吃饭,说没见过比我更固执的女子。我们话仍然不多,隔着两份西冷牛排说话,他居然要五分熟,还带血丝;而我要的牛肉七分熟还觉得生涩,但这个牛排店只做到七分。
你应该考虑要六分熟,我建议他。
我还吃过三分。
那相当于生吃。
后来我们渐渐熟悉起来,隔三差五吃饭,一样的冷静和疏离,好似相互取暖的人,冬天来了,找个依偎的地方,如此而已。
我们是在那个冬天下第一场雪的那天接吻的。
他几乎是轻轻地碰了我一下,一点也不激情、不缠绵。他没有说爱我,我亦没有说爱他,一切好似礼节性的往来,我们安静地看着雪花,一片、两片 …… 我忽然 ” 嘤嘤 ” 地哭了起来。
有的时候,过于礼貌对女人是一种伤害。
他仍然安静地吸烟,看着雪落。
我怀疑我们两个是否存在游戏的目的,一个凛冽安静,一个刚刚失恋。他依然如我们刚刚认识那样,羞涩寡言,脸上的表情永远是冷的。我看过他给女客人文身,我以为他会手软,但那一刻,他变了一个人,异常凶猛。而那个女人,有时号叫,朴嘉宁不管,依然刺着,疯狂地刺着。
起初我的心一揪一揪,仿佛刺的是我,看过几次之后,我居然也感觉到刺激的快感。
我在一个雪落的黄昏对朴嘉宁说,我好像真的爱上你了。
他扭过头来,依然不动声色,点了一支烟,然后说,好吧。
心里有个秘密

他是一个玩 SM 的男人
但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一天他穿了一件黑色风衣约我去看电影,性感得如同 007 中的男主角。我从后面抱住了他——他身上有烟草的味道,这件黑风衣是一件诱惑我的道具。
我吻了他的颈。他回过身来,抱我,我们深深吻着。这是第一次,我感觉到液体在身体里游走,似在找一个出口,离上一次床笫之欢至少有一年之久了。而他似乎比我冷静很多,只停留在吻上。我们又持续半天,我甚至脱掉了毛衣,露出自己半个胸。我的内衣是黑色蕾丝的,这是我一直偏爱的颜色,神秘而性感,带着深渊一样的颜色。
他居然不能。
为什么?我有些惆怅地问。
他吸烟,然后低下头。
为什么,我再问。
你得打我,狠狠地打,打我耳光,或者掐我拧我都行。
他开始脱衣服,我愣住,展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副完美的男人身体,只是那么无力。
打我,他恳求我。
我不动手。
打呀!他咆哮起来。
我挥了一下手,空中有一段弧线,优美地划向他的脸。
他没有躲,我却闭了眼睛。
一下,两下,三下 …… 我看到他亢奋起来,当我再举起手的时候,他抱住了我。
我们终于缠绵在一起。
但他坚持让我掐他,他的背部,全是我的指印。
我惊讶于他的狂热,事后他点了一支烟,又恢复到从前的冷静。我从后面抱住他,问,为什么?
好玩。他轻吐两字。
我的男友,朴嘉宁,他,是一个玩 SM 的男人。
以至于后来每次我都是打他,必须打。他受虐的心理超出了我的想象,我由开始的心疼发抖到后来下手稳、狠、准全是他一手调教的。
我们都疯了。
我去寻找他的母亲
我已经瘦了 5 公斤了,有些皮包骨头。
朴嘉宁正在做一件大事。
他要在我的胸上刺一朵玫瑰,蓝色的水晶玫瑰,而他唯一的激情来自于和我做爱。他的工程只进行了一半,我知道,当这朵玫瑰刺完时,我们的爱情就会到尽头,我无法忍受了。
必须拯救我的爱人
我对朴嘉宁撒了谎,说要出差半个月,其实,我去了他的苏北老家,那个远离尘世的江南小镇。我要去找一个原因。
我在这个小镇上住了一周。
一切水落石出。
朴嘉宁在一个单亲家庭长大,父亲很早就离开他母亲了。这个被男人抛弃的女人最热衷的是折磨自己的儿子,她叫他 ” 孽种 “,然后打他,用针扎他,让他滚。
她用尽了一切办法折磨他,因为朴嘉宁长了一张和父亲一样的脸。
尽管儿子已经很听话,学习成绩一直是最优秀的,也是第一个从小镇考到北京的大学生,但她还是不放过他。
直到后来他走了。他再也没有回来,而她疯了。
朴嘉宁的母亲,住在精神病院里,好多年了。朴嘉宁本来是法律专业,本应该是一个出色的律师,但他却成为一个文身师,他用不动声色、合法的刺青来实现内心的暴烈!
我去看了朴嘉宁的母亲。
油菜花开满了田野,我穿过那些油菜花来到医院,看到一个女人正唱戏,她戴了满头的花,我知道,那是朴嘉宁的母亲。
我轻轻地叫了她一声 ” 妈 “。
她转过头来问,你是谁?
我是朴嘉宁的妻子,我说。
她一下子抱住我:朴嘉宁在哪里?我的儿子在哪里?
我们拥抱在一起,都哭了。我说:妈,我会把他带来看你的。
在那一刻,我发现我爱上了朴嘉宁,爱得这样浓。我爱他,所以会爱他疯了的母亲;我爱他,所以会尽自己所有去拯救我们的爱情。
整整 7 天,我和朴嘉宁的母亲聊天,在阳光下晒太阳。清醒的时候她就哭,说对不起自己的儿子;糊涂的时候她拉着我的手说,你是谁,你见过我的儿子没有?
从小镇回来之后我去见了朴嘉宁,我安静地坐在他的对面,他有些愤怒,像一头公狮:你知道,你走了之后我什么也干不下去,你看,生意多冷清,很多客人让我骂跑了,我心里全是你了 ……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动情地表白。
我抚摸着他的头,他像个孩子一样哭了:别离开我,我需要你,我爱你。
我们试图平静地缠绵,但他不能,好久好久都不能。
他再次要求我打他。我拒绝了他,说,永远不要这样了。他垂头丧气,侧过脸,给我一个背影。
我从后面抱住他,感觉到同样的无力和无助。
温柔,也可以爱
我把照片给朴嘉宁看了。是我和他母亲的合影,还有他母亲一个人的照片。
谁让你去的?你调查我!他咆哮起来。
我吓坏了,看得出来,他十分恨他的母亲。等他平静下来我说,妈很想念你,在安静的时候一直说你小时候的事情,说对不起你;在她糊涂的时候她叫一个人的名字,那个名字是:朴嘉宁。
朴嘉宁再抬起头来,眼里有了泪水。
谢谢你,他说,为什么要这样做?
爱你,我说。
他把我抱在怀里,但我们仍然不能,仿佛离开 SM 就缺失所有的激情。
我决定带朴嘉宁去江南小镇看他母亲,这是一个心结,所有人心里都有心结,朴嘉宁也不例外。他一直拒绝,但我一直恳求,并且告诉他:朴嘉宁,我答应妈了,一定把你带回去看她。
他搂了搂我,眼睛湿了。
当我们出现在他母亲眼前时,我看到朴嘉宁的眼泪 ” 哗 ” 地就涌了出来。
他跑过去,跪在那里叫着 ” 妈 “。
而他母亲并不清醒,抚摸着他问:你是谁,你认识我儿子朴嘉宁吗?快叫他回来吧,我想他,我对不起他。
” 妈—— ” 朴嘉宁喊着,眼泪如洪水似的,我站在一边,也抹着眼泪。
那几天,我们一直陪着朴嘉宁的母亲。后来的一天,朴嘉宁的母亲终于清醒,对着朴嘉宁看了又看:朴嘉宁,你不是十三四岁吗,谁让你长这么大的?这个姑娘我认识,是我儿媳妇,前些天来过的。朴嘉宁,你还要妈吗?我一定听你的话。
妈,我们要你,我说。
朴嘉宁抱住我和他母亲,号啕大哭。
未来日子
从小镇回来后,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关了文身馆。朴嘉宁说,他不需要通过这种方式发泄了,他找了一个律师事务所,笑着对我说,回到老本行吧。
我们好像重新开始谈恋爱,连接吻都像是新的。
他问过我一个问题,如果他一直不能,我还会爱他吗?
我说,爱。
我看到他眼睛一湿。
其实我没有想到激情那么快就回来。在朴嘉宁生日那天,我接到他母亲的电话,她说,今天是她儿子的生日。我上街买了很多菜,然后做蜜汁火腿、龙井虾仁、东坡肉、脆炸响铃、冰糖醋鱼 …… 全是朴嘉宁爱吃的。
我还买了一大抱蓝色妖姬,我知道我的爱人喜欢蓝色。
一进门他就呆了。
我穿了一件粗布的蓝色裙子,长发披了下来,还湿着。
他一下抱起我,然后吻起来。
我们吻得十分胶着,像一块糖和另一块糖,像一条蛇和另一条蛇。
他轻轻地放我于地板上,然后一寸寸地吻我,他像一个不讲理的拆迁公司,推进到我的小巷,瓦解了我的围墙,进入了我的城。
我们最后缠绕在一起,他把头埋在我的胸前说:温柔真好。
我流泪了。我说,朴嘉宁,我们结婚吧。
好,我们结婚。他说。
把妈接来。
他用力地点点头。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爱邪恶吧 » 真正有意义的性,人生只有两三次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