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没人清楚在枫叶国人兽口交究竟是不是违法?

这可能是加拿大历史上最可怕最复杂的案件之一了。

一群律师围绕一名男子让他家的狗为他的继女口交这件事,争论他的所作所为并没有不合法。政府律师坚称,如果法律要保护儿童免遭兽性,这个人必须被判有罪。动物权利活动家们认为,这个人的行为不仅在道德上令人无法容忍,而且还是虐待动物。

三方吵吵闹闹到了加拿大最高法庭,最高法院的法官前陈述对这件待审案件的观点。而这起案件的核心问题是:议会编写的兽交法律条文,有没有禁止口交,还是只禁止直接插入?
反正这个问题没有律师能给出明确的答案。这似乎是加拿大历史上第一个提出这个问题的案子,也没有过往的判例供法官们进行参考。

法律困境是因一个男人而起(该男子身份受保护隐匿),他曾受到14项刑事指控。绝大多数指控都是涉及猥亵和儿童色情,除此还面临两项兽交指控:一项是与兽性交本身,另一项是劝诱他未成年的继女兽交。审判中,法官判定该人诸多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16年。

其中第二项指控,该男子劝诱他15岁多的继女兽交最终被判不成立。但是他将他家的狗带进卧室,让它对他继女进行口交,因为录了下来,被判定为其它兽交罪。

对于此宣判,还有申请上诉的。

该男子律师争论到因为人兽性交通常都是“兽(鸡)奸”——古老的英国犯罪,特别是指肛交,通常是男人之间——判定人兽性交需要拿出侵入的证据。

1955年,加拿大议会通过法律专门对“鸡奸或兽交”进行规定。1985年,该法经重新修订,禁止人兽交合,特别是孩子,然而,却没有一点对兽交进行定义。

处在案件中心的这位男子申请向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法院进行申诉。三分之二的法官裁定,从历史上看,人兽交合只包括了侵入。不过战斗还没结束,该案件最终被送到最高法院。

这个问题依据遗留着,挑战着法律的权威。一个案子层层上诉可不便宜,目前还不清楚试图保护狭隘的“兽性”定义的律师团队(温哥华和渥太华的两名律师)是不是有钱拿,还是这些律师无偿地在做抗争。当其中一名成员 Eric Purtzki被问及他是否在无偿工作,如果没有,钱从哪里来的?他拒绝回答。

没人清楚在枫叶国人兽口交究竟是不是违法

注册慈善机构、关注动物权力案件的动物正义者联盟司法(Animal Justice)也参与了其中。他们的干预也是动物权利组织第一次在最高法院面前陈述己见。

律政司的律师认为法律的意图是与动物发生任何类型的性行为都要定罪。“兽交就是兽交,这种行为直接触犯了我们的基本道德价值观。”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政府律师Mark Levitz如是说。

但是法官们并没有被说服。

谈及非插入的兽交行为,法官Russell Brown表示,“我不认为这都是什么好事,但我认为你对一段法律条文的解读并不能说明任何事情。”

Rosalie Abella法官是更加左倾的法官之一,要求法律是否也要考虑动物的福祉。Levitz表示法律没有考虑过,相反,它更关心的是保护儿童和维护道德标准。

要为男子性侵他的两个十几岁的女儿辩护也是一项困难的任务。Purtzki 争辩道,如果议会想判定和动物口交有罪,那么必须增加定义,或者使用新词语,而不是过时的语言。

当然,法官们也不买这位的账。

Abella 问到迫使动物为儿童是不是犯罪。Purtzki承认说不是。Abella ,“那改不改还有意义吗?”

另一方面,动物司法认为,法院除了要考虑兽交对儿童的伤害、社会道德体系的冲击外,还要从动物权力角度来看。

阿尔伯塔大学法学教授Peter Sankoff为该组织发声,告诉法庭说:“我并不是让您给动物选票。这种类型的行为对动物来说都会造成不同形式的伤害。现在是2015年了,我们的道德观变了,审判的内容也需要进行相应的调整。”

动物司法的另一位法律顾问Camille Labchuk表示最高法院从来没有对动物权利真正表过态。事实上,动物司法被允许介入这个案子肯定还是有这种可能性的。“法院方面是相当严肃地在对待这件事。”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爱邪恶吧 » 没人清楚在枫叶国人兽口交究竟是不是违法?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